电子邮箱  
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风风火火的十年
来源:四十周年纪念专刊 | 作者:董仁威 | 发布时间: 2021-03-29 | 1847 次浏览 | 分享到:

风风火火的十年


◎董仁威

  2000年9月,由于协会主席周孟璞任职年限到期,需要变更法人代表。周孟璞亲自召开常委电话会议,提名我担任协会法定代表人,代主席(一年后经理事会选举,转为主席)。同时推举5位常务理事担任执委,我任主任;周孟璞改任名誉主席。常委们一致同意周孟璞的提议,于是我就走马上任,担任了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的“掌舵人”。
  虽然事出突然,我无思想准备,但是,既然接受了这一任务,便以我一贯认真“咬筋”的精神,当成一回事,风风火火地干起来。一干就是十年。
  当时协会有一名专职秘书范跃如,因为待遇低,急于离开,我上任后一个月,他就离职了。原来省科协科普中心提供给周孟璞主席的105号办公室不久也收回了。没有办公地点,没有专项资金,没有一个由国家供养指标的工作人员,这种“三无”协会怎么办?
  好在,有一群与我志同道合的朋友,协会老领导周孟璞,省科协领导梅跃农、吴凯、黄竞跃,十年中两届协会副主席(副会长)兼秘书长吴显奎,副主席(副会长)王晓达、刘兴诗、张昌余、秦莉、林树仁、曾熙竹, 四任常务副秘书长何定镛、黄寰(五届秘书长)、程婧波、董晶,理事中名
  好在,有一群与我志同道合的朋友,协会老领导周孟璞,省科协领导梅跃农、吴凯、黄竞跃,十年中两届协会副主席(副会长)兼秘书长吴显奎,副主席(副会长)王晓达、刘兴诗、张昌余、秦莉、林树仁、曾熙竹, 四任常务副秘书长何定镛、黄寰(五届秘书长)、程婧波、董晶,理事中名符其实理事的王吉亭、赵健、松鹰、闵未如、范广荣、杨再华、李建云、邓承康、洪时中、徐渝江、陈俊明、戴文渠、徐清德、方守默、姚海军、杨枫、吴笙阳、金雯、周益光、王吉亭、雷华、杨潇、谭楷、洪时中、李庆雯、王玉萍、张文敬、宁蔚夏、吴宗文、宫健、高善峰、李蓉君、尹代群、何杨、卿秋、蔡林、黄剑华、贾英杰、宫健、欧阳军、黄继先、戴华、刘文传等等真心相助,困难一件件被我们的团队克服了。
  没有办公地点,就在公园办公,在我的私宅里开会,后来,在杨潇和秦莉的帮助下,我们在《科幻世界》杂志社建起了自己的“家”。没有经费,大家凑,我们“利用职权”,找单位赞助,很多人还提供捐款,后来,我们建立起以承接政府项目解决活动经费的途径,解决了经费问题。没有专职人员,我们就发展科普志愿者,主要依靠兼职志愿者,重建了协会办公机构,协助协会完成了各项任务。
  十年中,我们至少在每年的端午节、中秋节、春节有三次大型活动, 进行作品研讨、笔会,为老者尊者祝寿,人人有发言机会,人人可以与“同好”吐露心声,其乐融融。
  十年中,我们办了内部刊物《科普作家》24期,网络刊物《SSKP通讯》《SHKP通讯》500余期,与会员互动,进行了充分的交流。
  十年中,我们在“以科普创作为中心,出作品,出人才”的宗旨指导下,通过成都科普创作中心,组织了十二大出版工程。
  十年中,我们建立了包括达州创作室、绵阳创作室、重庆创作室、西昌创作室、四川农业大学创作室、四川大学大学生创作室,在全川建立了19座中小学科普创作辅导站,大量青少年科普创作人才涌现出来。
  在没有资金支持,仅有一个兼职工作人员的情况下,通过结成松散联盟的签约作家和出版社的共同努力下,面向市场,出版了科普类图书24套160余部,获得了多项国家级及省级奖励,进入了全国十余万家农家书屋, 中小学图书馆及广大读者手中。从2007年1月至2010年12月,在与四川科技报的四年合作中,中心组织近百名签约作家,为之提供了5000余篇科普稿件,计500余万字,合作出版204期,使之从合作前的订户1000余份,上升到2010年的3万余份,在四川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
  十年中,我们组织了四川科普作家科考队,进行了多次科普考察活动,在“科普四川万里行”和科学打假活动中,硕果累累,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
  十年中,我们颁发了许多奖,以激励科普科幻作家。我们与四川省科学技术协会联合颁发了50年来四川最受公众欢迎的10部科普作品奖、50年来四川省十大杰出科普作家奖、50年来四川50名优秀科普作家奖等。
  十年中,我们成长为中国名符其实的三大科普创作基地之一,受到全国科普界的尊重,我也当选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兼科学文艺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十年中,我们四川科普作家协会开始走向世界,“孙子生爷爷”,以四川科普科幻作家为核心,建立了世界华人科普作家协会和世界华人科幻协会,至今两个协会仍活跃在世界华人科普科幻舞台上。
  当然,十年中,不只有欢歌笑语,也有艰难困苦的时候,我也犯过不少错误。特别是,由于我从企业中来,当了十年车间主任,在基层工作很久,泥土味太重,对在上层建筑中工作的社会精英了解不够,工作中有时对人尊重不够,有时工作方法简单粗暴,有时说话直来直去,一件事、一句话,便得罪了一个人。虽然说,“宋江难结万人缘”,但是,由于我的过失而伤他了人的心,是不应该的。我要对这些同好说声“抱歉!”
  2011年,经我提议,由协会常务副会长吴显奎接替我作了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的掌门人。在以显奎为理事长的理事会的领导下,四川科普作家更加团结了,活动开展得更有声有色了。在庆祝协会诞生40年的喜庆日子里,祝愿协会过好今后的一个又一个十年,把协会办得越来越红火!
  感谢在风风火火十年中与我风雨同行的科普科幻界朋友,我将永远铭记在心,历史也会记住你们。
  十年中,我们组织了四川科普作家科考队,进行了多次科普考察活动,在“科普四川万里行”和科学打假活动中,硕果累累,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
  十年中,我们颁发了许多奖,以激励科普科幻作家。我们与四川省科学技术协会联合颁发了50年来四川最受公众欢迎的10部科普作品奖、50年来四川省十大杰出科普作家奖、50年来四川50名优秀科普作家奖等。
  十年中,我们成长为中国名符其实的三大科普创作基地之一,受到全国科普界的尊重,我也当选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兼科学文艺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十年中,我们四川科普作家协会开始走向世界,“孙子生爷爷”,以四川科普科幻作家为核心,建立了世界华人科普作家协会和世界华人科幻协会,至今两个协会仍活跃在世界华人科普科幻舞台上。
  当然,十年中,不只有欢歌笑语,也有艰难困苦的时候,我也犯过不少错误。特别是,由于我从企业中来,当了十年车间主任,在基层工作很久,泥土味太重,对在上层建筑中工作的社会精英了解不够,工作中有时对人尊重不够,有时工作方法简单粗暴,有时说话直来直去,一件事、一句话,便得罪了一个人。虽然说,“宋江难结万人缘”,但是,由于我的过失而伤他了人的心,是不应该的。我要对这些同好说声“抱歉!”
  2011年,经我提议,由协会常务副会长吴显奎接替我作了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的掌门人。在以显奎为理事长的理事会的领导下,四川科普作家更加团结了,活动开展得更有声有色了。在庆祝协会诞生40年的喜庆日子里,祝愿协会过好今后的一个又一个十年,把协会办得越来越红火!
  感谢在风风火火十年中与我风雨同行的科普科幻界朋友,我将永远铭记在心,历史也会记住你们。